讓傳統文化滋養中國動畫

動畫電影《我們的冬奧》上映,獲得各界點讚。該片不僅讓冬奧吉祥物冰墩墩、雪容融首次亮相大銀幕,還集結了孫悟空、哪吒等中國經典動畫電影中的神話人物形象,用傳統神話元素喚起了幾代國人的童年回憶。近年來,中國動畫電影作品深耕傳統神話題材。繼《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白蛇:緣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獲得票房口碑雙豐收之後,又陸續推出《姜子牙》《新神榜:哪吒重生》《白蛇2:青蛇劫起》等作品,用對傳統神話進行現代化改編的創作策略持續獲得觀眾的關注和好評。神話題材動畫電影頻出爆款,這一現象值得我們關注和思考。

中國動畫電影發軔于20世紀上半葉。彼時,動畫電影是一種新興的藝術形式。中國動畫先驅們基於文化傳承、受眾接受等因素的考慮,將目光投向傳統文學經典改編,借此喚起大眾對神話文本的集體記憶。由此,國産動畫電影從誕生之初就和神話結下了不解之緣,産出《鐵扇公主》《大鬧天宮》《哪吒鬧海》等一系列劃時代的優秀作品。而至上世紀90年代,國有電影製片廠陸續改制、自負盈虧,過度依賴計劃經濟體制下統購包銷政策的國産動畫電影製作一度陷入低谷,神話題材創作也呈式微之勢。

後來,隨著電影産業化不斷深化,以及思想文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電影工作者通過各種創作實踐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展開了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作為曾經創造了國産動畫電影輝煌的故事題材,神話題材結合技術層面和創作理念的不斷突破,再次展現出旺盛的生命力。2015年暑期,《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通過消解原著中齊天大聖的法力設定,展現了“普通人”孫悟空的覺醒與成長,並以懲姦除惡、英雄復歸的主題設置,作出了貼合大眾審美的現代化闡釋,一舉收穫票房與口碑雙豐收,重新點燃了國人對國産動畫電影的熱情,也再度引起了從業者對神話題材改編的關注。此後,動畫電影又開始對“封神宇宙”的建構。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在解構《封神演義》敘事策略方面進行大膽嘗試,不僅一反《封神演義》中尖銳的對立狀態,使哪吒、敖丙以“魔丸”“靈珠”轉世的“雙生”形式出現,又通過重塑李靖慈愛的父親形象營造闔家歡結局,增加影片的喜劇效果,給觀眾耳目一新的感覺,創造了50.36億元的國産動畫電影票房紀錄。與“魔童”哪吒的置換變形不同,《新神榜:哪吒重生》以現代審美風格構建動蕩而傳奇的敘事世界,使哪吒搖身一變,成了機車少年李雲祥,講述其反抗強權、找尋自我的過程。此外,《白蛇:緣起》與《白蛇2:青蛇劫起》這兩部脫胎于《白蛇傳》文本的動畫電影,也拓展了神話改編的敘事邊界,著重展現白娘子和小青的成長。

新近上映的《我們的冬奧》則將傳統神話元素與經典動畫元素融合起來,開啟了國産動畫電影在嶄新維度的創新。作為中國動畫的搖籃,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始就以《大鬧天宮》《哪吒鬧海》等經典傳統神話題材動畫作品,打造了不畏強權的齊天大聖孫悟空、伸張正義的少年英雄小哪吒等深入人心的形象範式,開啟了取材傳統神話、闡揚時代精神的動畫創作之路。此次,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在《我們的冬奧》中巧妙融合原有IP的故事框架和美術風格。同時,為契合冬奧主題,不僅讓哪吒、葫蘆兄弟等家喻戶曉的角色穿上雙板、單板等符合各自視覺特徵的“冰器”,又以陌生化方式顛覆了《大鬧天宮》中孫悟空英姿颯爽的造型設計,轉而塑造了因疏于運動而身材發福的“胖大聖”形象。故事中,“胖大聖”接受冰墩墩、雪容融的邀請,準備參加天宮冰雪盛會,在前往北海龍宮借“冰器”的路上結識大耳朵圖圖,與之成為師徒,開始了苦中作樂的訓練生活。由此,獨具匠心地聯動了兩個跨時空的代表性IP,在延伸《西遊記》中“龍宮借寶”神話母題的基礎上,産生了超出神話文本及影像記憶的審美效應。

這些影片的成功不僅打破了傳統神話敘事模式的壁壘與局限,也為國産動畫電影的發展開闢了一條可持續發展的道路。在接下來的創作實踐中,神話改編動畫電影如何才能走得更穩健?筆者認為,在利用文化記憶引發觀眾觀影興趣的同時,還應從神話故事、技術賦能等表層意義入手,深入挖掘中華傳統文化在五千年曆史長河中形成的精神內涵,使傳統文化符號與傳統文化精神互為表裏,讓形式和意蘊有機融合,在更寬廣的維度體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魅力。張岱年在總結中國文化精神的精髓時指出,中國文化的優秀傳統的核心是關於人生意義、人生價值、人生理想的基本觀點,可以稱為人本觀點,中國幾千年來文化傳統的基本精神的主要內涵是四項基本觀念,即天人合一、以人為本、剛健有為、以和為貴。這是中華民族特有的氣質,是歷經數千年延綿不斷的文化傳承所造就的,具有橫貫古今、超越時空的魅力,也是中國文藝創新與發展的精神支柱。希望動畫電影創作者能在深刻理解中華文化核心精神的基礎上,將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與當下中國的現實更緊密地聯繫起來,把中國故事講得更精彩,讓中國聲音更響亮。

Leave A Comment